原标题:弹幕式批注 这位浙大助教为提升“用户体验”拼了

张洪申和学生在探讨作业。

除了批注外,张洪申还会在作业后,写几个到几十个字不等的评语。看到正确率不高的作业,他会列出“详细数据”表示担忧:“本次作业共5题,你完成4题,放弃1题,完成的4题中又有2题正确,正确率为50%,我因此对你的考试担忧。”

浙江大学数学学院这个学期有一百多位研究生和大四的优秀本科生在担任大一数学基础课的助教。

这学期是张洪申第一次当助教。刚开始,他曾在一天之内,连续批改了15个小时的作业,“改到凌晨3点钟我实在是改不动了,还剩十几本我就去睡觉了。”

青海大学藏医学院副院长华欠桑多说,未来,希望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交流,实现藏医药从留学生短期培训到本科、硕士、博士的培养。(完)

这样的习惯,有时也会让张洪申抓狂。 “有位学生,最开始的时候,他几乎没有做对的题目。每次改他的作业都要花很久,最多一次花了40多分钟,因为他写得毫无逻辑,后来我几乎是重新在他作业旁边,又列了一遍解答过程。”

中国移动表示,5G时代,中国移动将开展全球通、动感地带、神州行三大品牌焕新升级行动。中国移动将投入专项的业务发展基金,其中包括30亿元5G+超高清视频启动资金;面向家庭客户,推出“爱家计划”,打造“全网智联”、“全屋智能”、“全家智享”的一体化智慧家庭产品体系。

“隆、赤巴、培根是藏医学的三因学说,这跟印度医学里的一些说法有相似之处”,Rubina Karki说。

张洪申本来每周会花一天时间来打游戏,但现在把游戏时间全部空出来批改作业,“我觉得很充实,它带给我的快乐比打游戏还要多。”

另一作业本上,一个学生用了两种解法,张洪申就写上 “我喜欢第一种做法,比较大气”。学生看到批注后,继续在底下留言“谢谢助教”。

在小学生的作业本中,我们经常会看到这种鼓励式的评语,但你能想到,这是浙大学生作业评语吗?

本学期,线性代数甲共有15个教学班,授课对象涵盖大部分理工科学生。张洪申就是其中一个班的助教。

这学期上线性代数的大一食品科学与工程专业的邓凯俐,对张洪申的仔细印象深刻:“他会帮我们改正有错的地方,这些地方我们一般自己都发现不了,经过助教的改正,我们就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没有遗留问题,这样复习的时候也很清晰。”

“学生一周交一次作业,假设一本作业平均要批5分钟,146份作业就要将近12个小时。”张洪申说。

对于评语,也有学生有不同的反应。“班上有个学生,要是作业写得稍微不好,我评语里批评几句,他下课就不来找我问问题了,要是表扬他,他就特别积极。”尽管如此,张洪申在改作业时,还是会“有一说一”,认为有问题的地方,一定会指出来。

“大学数学课本里,一个学期的知识量,往往是高中的十几倍。而且有些老师讲课节奏非常快,部分学生不一定能马上消化,转化为自己的知识。但学生们每周都要完成作业,这就要求他们充分理解新学的知识,因此课堂和学生作业就会产生鸿沟。”张洪申说。

Rubina Karki和同学们此前参观了青海藏文化博物院,里面陈展曼唐器械、古籍文献、藏药标本等,“这里将藏医药传承、发展的过程展现出来。我印象深刻,很震撼”。

孙春兰指出,随着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的深入发展,世界各国相互联系日益加深,政治、经贸、人文等交流合作更加广泛。中国在扩大开放中深度融入世界,也为各国发展带来了机遇,到中国商务合作、学习交流、旅游观光的人越来越多。语言是沟通交流的桥梁纽带,各国对学习中文的需求持续旺盛,汉语人才越来越受到欢迎。现在很多国家将中文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在大中小学开设汉语课程,支持企业、社会组织参与中文教育,促进了中外人文交流、文明互鉴和民心相通。

“学生花四五个小时写作业,值得我花一两分钟来看一下过程,写一下评语。”张洪申一页一页地翻着优秀作业,“有些学生不仅完成老师要求的题,还会把所有的课后题都做完,这就需要8到10个小时,并且,做一次作业就能写完了一整本作业本。”

为了抹平这道鸿沟,张洪申每周都会写好作业的详细解题步骤,上传到课程群,以供学生们自行对照检查。

来自160多个国家和地区1000多名孔子学院和中文教育机构代表参加大会。

但张洪申却有自己的小癖好。“我批改作业,只要发现错误,就会尽量帮学生改正,或者是稍微帮学生写一下过程,举出一些反例,告诉他们哪里错了,这是我的习惯。”

“你很强!”“完美!作业真不错!”“我很看好你!”

Rubina Karki参观青海的藏药厂时感叹,“藏医药走现代化发展的路子,但文化的根,没有断”。

张洪申和其他班的助教一起改卷时,他所在班级的学生,做出的答卷总是被夸赞。“他们本来就很优秀,我只是提升了他们的‘用户体验’。”张洪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学生看到后,有的会回复一个“哭”,有的学生不那么服气,就十分调皮地回怼:“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也有”,张洪申就在一旁评论“我拍照了”以示“抗议”。

如此细心地给学生批改作业,是因为张洪申大一时的体验。他所在的竺可桢学院求是数学班实行小班化教学,“我们班只有14个人。上大一时,我有一门课叫数学分析(I),任课老师会亲自批改作业,也会布置很多课外的思考题,所以他对班上每个人的水平都很了解,学生们也都很乐意课后多做一些练习来巩固知识。”

(责编:郝孟佳、岳弘彬)

藏医药学是世界四大传统医学之一。据文献记载,千年前,藏医药先贤宇妥宁玛·云丹贡布曾游历包括尼泊尔在内的诸多地区,采百家之长,最终完成藏医药巨著《四部医典》。

张洪申批改的作业,在密密麻麻的计算过程旁边,布满红色笔迹:“不行!看书。”他解释说,“这个学生是基本概念都没搞清楚的。”

“有次考试,我在做一道题的解答时,写了整整两页纸。而老师把两页纸中,每个有问题的地方都圈了出来,还写了正确的方法。我特别感动,学这门课也就特别用心,后来期末考试我考了很高的分数。我觉得这种方法特别好。”

为了提升“用户体验”

每周,他都要给学生们上两节习题课,讲解作业。这是三节正式课之外,学校为学生们统一安排的课时。习题课和学生作业,也就成了助教们的主场。

一般助教批作业,只有对和错两种符号。但在这门课146位学生的作业本上,都有弹幕一样的批注、评论区留言一样的评语,甚至还有“互动”――这是张洪申每周用近12个小时完成的“佳作”。

孙春兰强调,中国政府把推动国际中文教育作为义不容辞的责任,积极发挥汉语母语国的优势,在师资、教材、课程等方面创造条件,为各国民众学习中文提供支持。我们将遵循语言传播的国际惯例,按照相互尊重、友好协商、平等互利的原则,坚持市场化运作,支持中外高校、企业、社会组织开展国际中文教育项目和交流合作,聚焦语言主业,适应本土需求,帮助当地培养中文教育人才,完善国际中文教育标准,发挥汉语水平考试的评价导向作用,构建更加开放、包容、规范的现代国际中文教育体系。

偶尔有学生用红笔写作业,并留言“没拿黑笔”,张洪申在一旁批注:“那我用黑笔改。”

Amir Karki说,“藏医药学讲究自然,应该传播给更多的人”。

张洪申拿着刚收上来的作业,擦掉桌上的水渍后,将作业本放在了桌上。他总是笑着,眼睛眯成一条缝,不时地摸着下巴,说话就像开了二倍速。

“我想把我自己曾经的体验,也传递给学生们。同时帮他们养成好习惯,这样以后学习起来就会顺利很多。”张洪申认为这是助教的意义,“同时也能让学生们获得一些正面的鼓励。”

每周花12小时批一次作业

在湖南期间,孙春兰到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详细了解老年照护、母婴护理、社会工作等人才培养情况,到湘潭大学调研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数学学科建设和科研等工作。她指出,要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教育的重要论述,认真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大力发展中西部高等教育的决策部署,聚焦国家和区域发展所需,优化学科专业结构,扩大养老、托幼等专业人才培养规模,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支撑。

已经保研的张洪申,每周有五天去实验室,剩下的两天休息日,他基本都花在做助教这件事上。

“我有医学背景,因此,对于藏医药接受得比较快。”留学生班里的Rubina Karki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主修过公共卫生学,“以前,在我脑海里,藏医药学跟印度传统医学可能差不多,到了青海才发现藏医药学拥有独立体系”。

在藏医药国际合作基地(青海)的标本中心,Amir Karki惊讶地发现,尼泊尔也是很多藏药材重要分布区,这令他欣喜。

张洪申对数学学习很有心得。“学数学就相当于垒塔,老师说了半天这个塔怎么垒,我们好像明白了,一上手才会发现问题太多。所以我们一定要自己去垒这个塔,这个过程就是靠大量的做题撑起来的。”

写下这些评语的人,是浙大线性代数甲课程的助教张洪申。他是浙大竺可桢学院求是数学班的大四学生,做这门课的助教已有3个月。

据介绍,蔡徐坤在第十三届音乐盛典咪咕汇上斩获“年度最佳人气男歌手”、“年度最具号召力男歌手”“年度最佳视频彩铃销售歌手”“年度10大金曲”四项大奖。手握小金人,蔡徐坤解锁了新身份中国移动5G视频彩铃宣推官,并在现场点亮了动感地带的AR效果。

他说,助教们批改作业,通常的做法是,挑出部分作业题批出对错,剩下部分题目的答案发在课程群里,由学生自己对照改正,这样的方法四五个小时就能批完作业。对于动辄一两百人的大课,这是很常见的做法。